欢迎您到 亿万先生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国足出局天灾or人祸?我们从开局就从未做好准备

  国足客场2比1战胜卡塔尔,打破了多哈魔咒,但没有逃脱多哈的噩运,他们赢球却依然从此次世预赛12强赛中出局。事实上,中国男足在这个世预赛周期内,一直也并未完全具备把理论变为现实的能力,并不关乎百分之多少的概率和理论上可能性的大小。   德国有句谚语,自己酿的苦酒一定是自己喝。国足将最后一丝可能性变成无,结局在此次世界杯预选赛备战周期开始时并非毫无征兆。现在再回头看时,一连串的错误才造成了最后的出局,当数次纠正的机会摆在面前时,国足却没有一次把握住,反而一错再错,直到最后出局还执迷不悟。   如果说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亚洲区预选赛,中国男足的备战一直就缺少战略谋划和细节把控的话,四年后的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亚预赛,中国足协很显然并未从四年前的败走20强赛中吸取多少教训,这一次的世预赛备战工作充斥了太多想当然和临急抱佛脚。   国足在佩兰的率领下于2015年年初的亚洲杯上罕见地表现强势,小组赛三战全胜接连绞杀沙特、朝鲜和乌兹别克斯坦,让国人燃起了世预赛大干一把的狂热,也让中国足协坚定了让佩兰带队参加世预赛的决心。但是事后证明,法国人没有把这种信任视为一种动力,而当成了维护自己傲慢与偏执的资本。亚洲杯后对于中国队参加世预赛的前进,盲目乐观的情绪并未被及时纠正,一种普遍的论调是以国足在亚洲杯上的表现,至少打40强赛不会有太大担忧,一切都可以等到进了12强赛再做安排。但事实证明这种乐观毫无任何立足的基础可言。当佩兰带着国足在40强赛中狼奔豕突四处碰壁时,人们才发现事情的紧迫。   国足参加世预赛,无论足协还是媒体,总是习惯于在理论上做最好的设想,如果某项假设成立,国足就能直接出线,如果某某些条件具备,国足还能去打附加赛,如果某某某些可能全部同时发生,国足就能上演奇迹……但大家似乎从不往最坏的方面进行假设和沙盘推演,就像毫无经验的大学应届生找工作,习惯先问对方最高薪是多少。而阅历丰富的职场老油条,跳槽前先考虑的是最差能拿多少。二者之间的差距就在于,大多数人其实不可能拿到顶薪,但必须面对最低收入你是否能够接受的现实。很显然国足在对未来做出预期和假设时,就如同刚出校门的应届生,满脑子想得都是最好的结果,而没考虑达成这样的目标该做些什么。   当高洪波在2016年初以救火队长的身份接过佩兰留下的烂摊子,国足在这么多年里总算“神奇”一把。40强赛最后一战击败卡塔尔,再加上其他几个小组帮忙,最后一刻进入到12强赛。当国足又缓过一口气来,盲目乐观的论调再起,大家乐于计算如何在12强赛中灭韩抗伊,做起直接晋级的迷梦。但事情发展的轨迹却验证,高洪波带队从40强赛中突围,只不过是国足一次诈尸。   对于16年不曾参加过世预赛最后一阶段的中国男足来说,12强赛真的来到眼前,反倒叶公好龙起来。最直接的表现就是高洪波在带队打的4场12强赛中经常进退失据,陷入到相当难受的境地。最典型的是第三轮主场与叙利亚一役,在前面两轮只拿1分的情况下,全队急于在西安吃掉对手,屡攻未果反遭偷袭。等到第四轮0比2再负乌兹别克斯坦时,人们看到的已经是毫无对策的高洪波,12强赛前4战仅拿到1分,换帅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前任留下的坑太大,里皮上任后也无力回天,主场战平卡塔尔后,今年3月又1比0小胜韩国,一度人们再次看到希望。但客场与叙利亚的比赛最后时刻被萨利赫的任意球绝平,国足已经是自己走进了绝境。尽管还有痴心的言论给国足摆道儿,如果这样或那样的话,还有戏,仿佛患了迫害妄想症。   在国足这次世预赛周期内,足协也连续发生震动。管办分离从口号变成了现实,今年年初足管中心正式注销。人们本以为摆脱了桎梏的足协能大干一场,但几乎与此同时更高层的国家体育局也发生人事变动,人们豁然发现,脱离体制的足协反倒还不如过去作为一个独立项目中心时,沦为了领导指示的打印机和发布器,新的政策隔三差五发布一次,足协和俱乐部都疲于应付上峰意志,自由空间进一步受到压缩。这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变化,除了产生猜测与恐慌外,对国足备战世预赛没起到任何积极作用,甚至还有可能给2022年世预赛的备战带来消极影响。   另外不能不提的,就是国足攻城能力差,客场作战成绩惨淡。前8场比赛国足只打进5球,攻击力为同组最差。而且放在全部12强里,进球数也仅比B组垫底并且没赢过球的泰国队多了1个。再加上国足前面4个客场零胜,4战取得1平3负。进球转化率低以及客战能力差,都直接拖累了国足拿分。这样孱弱的表现,能够上演奇迹才是怪事。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