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扫二维码
分享
快速流言

十年过去了 那个操纵欧洲联赛的中国人依然抓不到
2015-08-07 15:05:53 来源:球商APP 作者:Ferikikiki
分享
评论
 
透心凉
他操纵比利时和芬兰联赛的事情,第一次给欧洲足球带来了巨大的震荡。
  10年过去了,叶泽云被比利时判罚5年监禁,但他却逍遥法外,据说在江浙一带隐居无人知道他到底在哪儿。   今天,我们请著名的驻德国球商作家Ferikikiki给我们分享关于叶泽云当年操纵欧洲足坛的往事。

左一就是叶泽云

此人现在依然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
叶泽云掏枪威胁球员
  2004到2005年间,叶泽云几乎敲开了通向比利时所有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幸运之门。自称是及时的投资者的这位华侨,成功地说服了身无分文的比利时利亚斯俱乐部董事会,使其接受价值37万欧元(折合50万美元)的支票。先不说叶泽云撇开投资,期待球队获胜的正常套路,恰恰相反的是,他所期待的确是输球,这样一来他可以通过打赌俱乐部必输赚得盆满钵满。   当时利亚斯的守门员克里夫·马杜里尔描述了叶泽云这位“导演”如何使球员们配合这场戏。“一个人从他手里接过了枪,随后拿它指向我,然后对我说如果我们今晚不输,那我将陷入大麻烦。那天晚上我们以5比1输给了对方,但他仍然不满意。比赛结束后,我们不得不把他之前给我们的钱还回去。”   短短几个月内,叶泽云通过贿赂不同俱乐部的球员、经理、教练,成功地操控了比利时的十几场球赛。在2005年,他还收买了一支芬兰俱乐部,之后却杳无音讯。神秘的是,当年9月13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法院开庭审理一起大规模操纵球赛的案件,而叶泽云并不在受审名单内。有一种说法是,叶泽云甚至连比利时这样的看起来极为廉洁的政府也安插了重要的人员。   “整个事件说明了一个投资商收买并任意操控俱乐部是多么容易。”国际战略关系研究所的研究员,球商APP《体彩与腐败》白皮书合著作者皮姆·费尔舒亨解释说。足球俱乐部被非法利用,以达成犯罪目的例子数不胜数。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在2009年的一份报告中强调了该交易市场的不透明性。操作者从离岸账户走账或者多收费,轻而易举地打开了洗钱的暗门。
新加坡操纵者更可怕
  犯罪组织操纵体育赛事已经不是什么新奇的话题。早在18世纪,高尔夫和板球的规则就因为防止犯罪性的赌球而被加密。但是互联网的出现为赌球的兴起提供了全球市场和大量的操控者。   “赌金经常被用来洗钱,但通过在线赌球,这已成为常态化行为。”CK咨询总顾问,前任法国杯赌球市场经理,操控全法体育博彩的克里斯蒂安·卡尔说,“不同于大家所想,因特网并没有使追踪金钱去向更容易。如果你考虑赌徒、操纵者、因特网服务商以及银行账户,你会发现赌金能够跨国家流通,从而使司法程序更加复杂。”   罪犯很快就意识到如果他们可以控制比赛结果的随机因素,那么他么将获得高收益。卡尔说,“一个毒品运输贩考虑到所承担的风险和物流费用,希望一年挣100万欧元(折合130万美金)。但是在一个单方操控的甲级足球联赛中很难挣这些,最高的胜算取决于射门得分。通过向弱队的4名球员支付3万欧元(折合4万美金)来保证强队的获胜,通过分散赌注以转移监管人员的注意力,操纵者从不失手。但是他们也有一定的风险:如果赌徒因在不合法网站赌球被抓,操纵者随即就会被曝光。”   过去几年中,不少欧洲操控组织破产。2008年至2011年间,一个新加坡的网络据点成功操控了世界各地上百场球赛。其幕后老大之一谭丹与巴尔干的黑手党以及其意大利的追随者建立起了一个国际合作系统以潜入意大利足球联赛。这个赌球丑闻于2011年才被揭开,100余人被指控操纵乙级、丙级、丁级联赛。中间人熟练地掌握威逼利诱的技巧,他们其中的一些曾经也是国家队队员,却也使得出在赛前给球员下药的手段。这个新加坡网络的其他成员甚至与假冒的国家队或者任意贴牌的裁判员结盟。   萨皮纳的圈子和他的组织进一步把赌球推上风口浪尖。在他2009年被捕之前,他已在9场不同的欧冠、欧洲杯、世界级赛事赛事投入270万欧元(折合360万美金)。   35岁的萨皮纳是克罗地亚移民,居住在德国,他被怀疑操纵了300多场比赛。受审后他被判监禁5年,戏剧性的是他对结果提起了上诉。多亏了他秘密收藏的通讯录,萨皮纳得以第一时间私下约见球员与教练,有时在酒吧接头,有时是停车场,其情景于谍战片并无两样。一间停车场,一笔4万欧元交易,这就是世界杯列支敦斯登vs芬兰赛事中,裁判员是如何被收买的。
踢一场假球给球队发工资
  瑞士数据公司“体育雷达”(即中国雷达体育)为了反侦破赌球问题,不惜邀请一些赌球操纵者发明了一种观察胜算演进、追踪可疑行迹的系统。据该系统估算,欧洲每年有300场潜在赛事被操控,涉及的赛事不仅包括尤为不起眼的比赛,更包括职业联赛、甚至世界杯这样的赛事。   在2010南非世界杯期间,5000人因在中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赌球被捕,超过1千万美金被查封,2014年世界杯广州的一个违法博彩庄家被查,其一个月总计50万用户的投注累计额高达4000亿人民币,要知道这是中国合法彩票一年的总和。根据CK咨询公司的消息,去年在全球范围内流通的赌金有7千亿欧元,其中80%的赌金是通过违法操纵者运营。   尽管三分之二的博彩资金都来自足球,在互联网上合法道德地赌任何一种运动都有可能。一些网球运动员在下注极高的赛事中输球后,终身被禁止重返赛场。数不胜数的运动员都接受了类似的协议。“我认为参加过法网的前10的运动员都至少被联系过一次,”观察者说,“他们甚至通过Facebook或者在比赛中间接头舞弊,当然这不代表他们会接受打假球的行为。”   像板球一类的赛事因为反复出现的贿赂丑闻已失去可信度。据说在东欧以及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一些足球锦标赛极度腐败以至于赌球操纵人都拒绝插手。据维基解密通过外交光缆爆料,美国驻保加利亚大使说过像“保加利亚足球俱乐部被公认或直接或间接得由犯罪分子组织控制,他们利用球队使自己通过洗钱合法化,并赚了第一桶金”这样的话。   “这是个恶性循环。”皮姆·费尔舒亨说,“因为体育运动的不确定性消失,公众和赞助商对赛事失去了兴趣,因此俱乐部由于更稀缺的金融支撑来源而走向尽头。”一些俱乐部因此不得不向黑手党出卖赛事,得以存活。这就是2004年发生在马其顿多家俱乐部身上的案例,某只可以参加欧冠预选赛的马其顿球队用一场冠军联赛的失败,换取30万欧元,用以支付球员薪水的故事此起彼伏。   过去几年连续揭露影响如此之大的赌球丑闻,已经激发了大众的戒备心。一些体育联邦组织已经建立起行动单元,严厉打击贿赂赌球的行为。网球诚信小组就是一个例子;此外,国际足联、欧足联与合法的操作人、专业观察赌球市场的公司携手合作;国际刑事警察组织和欧洲刑事警察组织也有各自的特别小组负责体育赛事的公平性。   大多数非法操纵者无法打破法国的净土。有立法和有效监管双重保护的法国,是被公认的相对而言滥用职权较少的国家。但自从网上赌球在2010年被合法化,三场赛事触碰了其警戒系统。然而抵制腐败现象的唯一办法是介入国家、警方、体育权威机构的势力,共同打压。2014年,欧洲理事会可能会批准标准化体育博彩的立法及处罚措施的法律条款。这可能是法国向这场全球运动迈出的第一步。
 
亿万先生微信二维码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