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亿万先生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体坛+APP副总编辑薛震:你痛快地走,身后事我们来负责

  从12月6日9点倒下,到12月12日凌晨2点15分撒手人寰,在抗争125个小时后,你选择了放弃。   刚进医院那会儿,石头说,你别闹了,好好配合治疗,二师兄还等你出来接茬儿喝酒呢。你回道,我进了医院,估计是没法出来了。   一语成谶!   入冬以来,你一直说胸闷气喘,晚上没法入睡。哥几个劝你,赶紧去医院。现在回想起来,你那时没去医院也许是对的,不然,这最后两三个月,不定遭什么罪,对于你这么一个好强的人,该是多么痛苦。   至少最后的日子,你活得痛快,过得肆意,临走之前还能和兄弟对饮,笑着离开。   现在,你终于可以踏实睡觉了。   认识你16年,你总是在笑,除了你父亲去世那会儿,我没见你哭过。我知道你有苦,可你从来没有在兄弟们跟前流露。今天几度控制不住痛哭,可闭上眼睛,全是你笑的样子,你眼睛里闪动着狡黠。   世界上有这么一类人,他身上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自己开心,和他在一起的人也会被传染;他心思敏捷,洞悉一切,所有人愿意和他交心;他淡泊名利,却总是替人担当;他嗜酒如命,嬉笑怒骂,却惹人喜爱……   你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你那间满是烟味和槟榔味的办公室,成为了体坛最热门的会客室,所以你弥留之际,有那么多兄弟姐们在医院陪着你。   四十不惑?四十而惑!   我不明白,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刚满46岁就英年早逝,说好的好人有好报呢?为什么你嗜酒如命,却偏给你一副高血压的身体?为什么9年时间,你越来越爱你闺女,越来越像个好父亲的时候,却在这个时候让你们阴阳两隔?明天该上班了,我以后该怎么面对身后空着的办公桌?   人到中年,不得不更多的面对生离死别,我们也曾聊到生死。你说,寿则多辱,你不怕死,就怕走得不痛快。最后这一程,你没遭多少罪,走得安详,我替你高兴。   你痛快地走,身后事我们来负责。昨天晚上,我和你母亲告别时说,我和你是兄弟,以后我就是您儿子,馨馨就是我女儿。这话,我是替兄弟几个说的,放心,我们做得到。   如果再活一次,我要早点认识你,我还陪你喝。   “自古英雄谁无死,留取丹心泡酒精”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