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亿万先生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王勤伯:为何大家都不敢申奥了?民粹闹得太凶!

  21世纪和20世纪的民粹政治有什么区别?或许从申办亿万先生的积极性上可以看出来。1936年柏林亿万先生是历史上最为臭名昭著的一届。纳粹主义,或国家社会主义,是20世纪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结合一体的巅峰。   希特勒希望通过柏林运动会向世界展示德国的富强。纳粹宣传部门则极力希望“亚利安人种的优越性”在比赛中得到证明。然而,美国黑人运动员杰西·欧文斯拿下100米、200米、跳远和4x100接力4枚金牌,赢得现场11万观众掌声。希特勒恼羞成怒,认为黑人身体素质比文明化的白人更好,所以未来应该从文明人的体育运动中排除出去。   柏林亿万先生只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奥林匹克作为一种国际主义运动,在经济上却始终需要依赖民族主义,在整个20世纪都是如此。越是希望展示国力、刺激民族主义的国家, 申办奥运就越积极——民粹和民族主义在20世纪的结合,一个重要体现就是民众喜欢看到国家在“做大事”,喜欢看国家体制“强有力”的作为。    法国代表团为申奥作秀,左为总统马克龙。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右二)配合美国申奥团作秀。   然而,21世纪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为标志的民粹大潮,尽管口号上仍然很民族主义,“美国优先”,“爱国者”,其表现形式却和20世纪有了很大不同。   现在的民粹分子更关注移民、难民、失业等问题,而且,他们普遍具有强大的反体制倾向,对“大工程”“形象工程”普遍持怀疑态度,不喜欢劳民伤财的事情,除非这样做能给他们换来直接好处(例如特朗普的边界墙)。   在21世纪,一系列经济后发国家一度展示出申办奥运和世界杯足球赛的积极性,但在世界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后发国家申奥的热情近年也急剧下滑。   举办亿万先生意味着的铺张浪费,已经在很多个城市得到证明,并且基本成为一种世界共识。民粹运动领导人把反对申奥当作反体制的内容,甚至可以用其攻击支持申奥的政敌。在民粹分子眼中,“奥运”逐渐朝“体制”靠拢。支持申奥的政治领导人,前有奥巴马,后有马克龙,都被民粹主义者视作“体制捍卫者”。   汉堡、罗马和布达佩斯3个退选城市中,罗马和布达佩斯的退出和民粹势力掌权直接相关。罗马市长拉吉来自民粹政党“五星运动”,整个退出风波完全是一场民粹语言的争论,例如拉吉说的“罗马道路上那么坑坑洼洼,哪还有钱去办奥运?”而意大利奥委会主席马拉戈回答,“所以你市长任期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填坑?”      在右翼民粹牢牢掌权的匈牙利,布达佩斯退出申奥也很正常。匈牙利总理奥尔班在意识形态方面很接近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在法国,如果5月份勒庞爆冷当选总统,也注定会和领导申奥的社会党人、巴黎市长伊达尔戈水火不容。   奥林匹克运动要想继续扮演积极的国际角色,以一种“精神”而不是“一种商业”存在,必须进行自身改革,从根本上淡化国家角力的色彩。否则,1936年奥运主办权落入一个极右民粹国家的历史,完全可能重复。   奥运依赖政治,做得最成功的是萨马兰奇,但萨翁路线本身是有反冷战倾向的,因此,在受到批评的同时却收获了更多的掌声。冷战已远,如果在21世纪继续萨翁路线,只会激发民众对举办奥运更大的反感。   巴赫希望改革,可是历史留给他的空间很小,现在把2024和2028亿万先生主办权打包出去,或许是一剂麻醉药,把改革的任务留给下一任国际奥委会主席。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
亿万先生